中国男子水球队外教意外离世队员发声悼念

率领中国男子水球队夺得杭州亚运会银牌后,黑山籍主教练佩塔尔·波罗比奇在飞往伊斯坦布尔的航班上突发心脏病去世,终年67岁。这一消息震惊了中国乃至世界水球界。10月10日,在广东省二沙体育训练中心参加第十九届亚运会健儿凯旋欢迎仪式时,几名广东籍中国男子水球队队员和教练都眼睛通红,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采访时,他们都表示波罗比奇是一位极其敬业和细心的教练,“我们欠他一枚金牌!”

波罗比奇曾在欧洲多国任教,是世锦赛冠军教头,2017年至2021年,他先后担任过中国男子和女子水球队教练。2021年10月他接手德国男子水球队,2022年他再度回归中国男子水球队,任主教练。此次在杭州亚运会上,他带领中国队时隔13年后再次闯进亚运会决赛,虽然最终以7比11惜败于日本队,但这枚银牌对中国队而言依旧珍贵。赛后队员们齐齐把奖牌挂在波罗比奇的脖子上,可见对他的认可和感激之情。

8日波罗比奇休假回国,计划经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转机回黑山。在飞机上波罗比奇一开始一直有咳嗽症状,在飞机抵达伊斯坦布尔之前,他被发现没有了生命体征。

得知波罗比奇离世的噩耗,大家都无法接受,过去总是以硬汉形象示人、身材魁梧的队员们眼睛都哭肿了。决赛后跟随波罗比奇参加了新闻发布会的门将吴宏辉,发布会后和主教练拍了一张合照,没想到这便是两人的最后一张合影,此后阴阳两隔。

“昨天我们在回广州的路上得知了这个消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到现在我都没有办法接受。他2017年来中国执教,当时我就在他手下开始训练,从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他真的是一名非常敬业的教练,责任心很强,很关心我们,为我们付出了很多。”吴宏辉说。

一整个上午,吴宏辉都心情低落,说到这里时两眼通红。他回忆,这次杭州亚运会波罗比奇每天看录像看到凌晨,每天都在研究对手,和队员们分析对手的打法特点,他也绝对是每天第一个抵达训练场的人。他回忆,其实出发亚运会前,波罗比奇已经感到身体不适,“我们从北京奥体中心出发的那一天,本来是搭乘上午的航班,就是因为他身体的原因,临时改签到了下午才出发。”

虽然波罗比奇不是专职的守门员教练,但平日他也会跟吴宏辉分享他对欧洲高水平守门员技战术的一些理解以及技术特点分析。“昨天很多水球界的朋友都来问我是什么情况,我很多话其实都说不出来,只能谢谢他为中国水球队所作出的贡献。”

陈仲贤是来自广州番禺的运动员,也在波罗比奇麾下效力多年,在他心目中,波罗比奇是严师也是慈父,“他总是很敬业,这次杭州亚运会期间他一直在咳嗽,人也总是睡不够,没什么精神,但我们比赛前的准备会上,一讲到技战术那方面,他整个人就会很兴奋。”陈仲贤抬起头,缓了好一会才压抑住难过的心情,“想对他说的话太多了,真的,我们欠他一块金牌!”

来自广东的陈卫汉是中国男子水球队中方教练组组长,从波罗比奇2017年来中国执教以来,他们一直合作无间,陈卫汉亲切地称呼他为“老P”,“世界四大水球名教头之一”“传奇教练”,是陈卫汉对“老P”的评价。

“他对中国水球是很热爱的,他一直希望通过努力帮助中国水球队进入世界强队行列,他本身的目标就是带领我们去参加奥运会,这次他的离去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沉痛的打击。”陈卫汉透露,从9日至今,整个水球界,包括国家体育总局,都对他的离去感到惊讶,“(国家体育总局)也通过大使馆去协助他的家人,处理他的一些遗留事务。”

陈卫汉回忆,波罗比奇是一位对水球非常执着,工作非常认真,要求也非常高的教练。“这两年中国男子水球的进步,离不开他敬业、细心和努力的工作,他的一些训练理念和训练方法,对我们队员帮助很大。我们私下是良师益友,共事中相互帮助和支持,建立了很深厚的友谊。今天虽然是我们的表彰大会,但大家脸上笑容都少了,都比较难过激动,思想上也比较混乱。”

陈卫汉介绍,波罗比奇带领中国队夺得了亚洲杯的冠军,取得了今年日本福冈世锦赛的参赛资格,虽说这次杭州亚运会只拿到了第二名,未能拿到巴黎奥运会直通资格,但争取到了明年多哈世锦赛的参赛名额,也是队伍进步的一大标志。“本来他希望在多哈带领我们取得好成绩,通过更多国际比赛来提高队员能力。现在他离去了,我相信队员们会更加努力,希望早日实现他带领我们进军奥运会的遗愿。”

Leave a Comment